水中天

全职厨中的杂食动物

《来自异世界狐白的峡谷独家报道》by:水中天

序章:
  上元佳节,夜,静地深沉。天,默地沧桑。
  透凉的月光静静浮在浑浊,暗红的水面,几片浸染了红色的碎布零散在河边的碎石上。河上,圈圈涟漪反着冷冷的金光,诉说着轮回的寻常。一盏粉红色的莲灯拖着昏黄的灯芯顺着流水向下游的石桥缓缓飘去,透着挣扎与绝望,灯芯闪了一下,闪了两下,又闪了一下。河道两边横乱躺着许多布衣百姓,出奇的,他们都一脸平静,倘若不是麻布衣上已经凝固的红色,估计见到的人都以为躺地上的人们只是小憩一会儿。在破烂的仿佛随时要崩烂的回廊桥上,几盏漂亮的花灯随着腥湿的夜风轻轻摇曳,灯轴轻转,花灯另一面竟溅了几滴腥红。
  “嗒,嗒。”廊桥深处传来一阵低沉的脚步声,只见黑暗里走出一莫约及冠的玄袍持剑紫发男子。紫发上的狐耳微微颤抖,雪白上落了几滴鲜红,像雪地里盛开的艳梅,灼伤人眼。素日里勾魂摄魄的蓝紫色瞳子空洞无物,一滴晶莹顺着他完美的脸廓悄悄滑落,滴在木板上,与紫色利剑上滴落的红色液体混杂一起,渗入灵魂。
  突然,他抬手扯下一盏挂着的镂空彩灯,猛地向廊桥深处扔去。镂空的装饰被摔地粉碎,红色的火舌也慢慢爬上破烂的白布。火势渐渐变大,漫向了陈年的老木,这廊桥,这古城,都注定逃不了化为尘埃的宿命。
  他继续向前走去,仿佛身后并没有马上就要漫上了的火势。城南口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性尖叫声,他顿了顿身形,握紧了剑柄,向城南口飞速掠去。
  “最后一个。”他说。

来自异世界狐白的峡谷独家报道》by:(水中天)卿鲤梓 【主凤白and狐白玄视角】
欢迎杂食性动物,有cp洁癖的慎入,本文cp杂乱,双白,信白,狄芳,白芳,双兰,凯兰,约策,约芳,策芳,药鱼,云亮,邦良等等。设定奇怪,私设很多。文笔不是很好,occ,人物可能略崩,请多见谅。(狐白的性格设定为无良?的二缺?)目测HE,有欢脱也有感动(虐)